首页 |汽车 |健康养生 |文化 |综合 |科技 |财经 |体育 |教育 |娱乐 |时事 |社会 |军事 |旅游 |国际

我们今天该如何纪念明斯基诞辰一百周年

2019-10-22 09:50:03  来源:匿名  浏览:3265次
2019年是美国已故经济学家海曼·明斯基诞辰一百周年。对于这样一位命运跌宕起伏、特立独行的经济学家,我们今天该如何特别纪念呢?明斯基认为,随着资本主义制度的长期演变,相应的制度安排也应当与时俱进。在此 ……

2019年是已故美国经济学家海曼·明斯基(1919.9.23-1996.10.24)诞辰100周年。作为20世纪最具独创性的经济学家之一,明斯基大部分时间都默默无闻,因为他偏离了传统的思维方式,走在了时代的前面。明斯基当时对主流经济学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影响。直到他去世20年后,明斯基才被重新发现,并被视为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过程中最有先见之明的思想家。今天,我们怎样才能特别纪念这样一位跌宕起伏、命运独特的经济学家呢?

恢复明斯基思想的初衷和主旨

为了更好地还原和理解明斯基的本质,“明斯基经济学”和“明斯基时间”必须加以区分。他的研究成果不仅适用于经济危机时期,而且会在危机结束后“寿终正寝”,其目的是从资本主义制度的现实框架来分析资本主义经济的内在动力。这场危机只是这种周期性宏观经济不稳定的暂时阶段。在探索资本主义宏观不稳定动态的过程中,明斯基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将传统的实体部门和金融部门有机地结合起来,从现金流平衡的角度分析微观和宏观层面的经济运行,从而打破了西方主流范式中宏观经济和金融之间的长期差距。正是在这个调查过程中,明斯基洞察到资本主义经济的内在不稳定性。在资本主义经济周期性扩张的过程中,对追求未来预期利润的乐观估计将加速资本积累。投资的增加将不可避免地带来债务融资的积累和承诺现金流出的增加,同时带来利润现金流入的增加,从而在现金流入和现金流出之间产生匹配的压力。这导致微观层面的企业脆弱性和宏观层面的经济不稳定,导致危机和衰退。正如明斯基所说,“稳定滋生不稳定。”著名的金融不稳定假说所描绘的“明斯基动力学”(Minsky Dynamics),是资本主义经济内部运行和演化的结果,是社会再生产一般条件不确定下经济主体“理性”决策和行为的自然产物。至于宏观不稳定的市场运动,我们不能让它顺其自然,导致灾难性后果。相反,我们可以通过“大政府”和“大银行”等一系列制度安排来“稳定不稳定的经济”。然而,这些系统不仅会产生副作用,而且不能一劳永逸地产生效果。明斯基认为,随着资本主义制度的长期演进,相应的制度安排也应该与时俱进。

学习明斯基独特的见解和想法

明斯基的见解和理论框架在一定程度上适用于中国这个以债务融资为主、投资驱动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为理解和探索中国当前和未来改革转型过程中的各种经济问题提供了重要参考。在过去的十年里,中国的债务规模不断扩大,宏观金融风险不断积累。在明斯基看来,这是市场经济内部不稳定力量周期性效应的自发现象。经济稳定和扩张将不可避免地滋生宏观不稳定和风险积累。因此,我们需要正视市场经济的长期“明斯基动态”(Minsky Dynamics),按照明斯基的思路,识别和分析这种动态不稳定背后的具体驱动力和滋生机制,涉及企业投资和债务融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以及影子银行体系的扩张。在此基础上,我们可以借鉴明斯基对“大政府”角色的理论基础和框架的系统研究,缓解“明斯基动态”恶化的局面,防范和化解宏观金融风险。最重要的是从存量和流量两个方面把握私营部门和政府部门在会计方面的关系和对应关系,并控制它们在预算约束方面的差异和后果。从这个角度来看,通过宏观调控体系的建设和完善,公共部门的赤字和债务可以增加到“对冲”或“消除”私营部门的赤字和债务扩张,从而在宏观经济层面“稳定不稳定的经济”。与此密切相关的是中国金融业的改革开放。根据明斯基的金融不稳定假说,一旦金融被留给市场,就会导致宏观不稳定和灾难。拉丁美洲金融自由化,特别是资本账户自由化的历史教训仍然历历在目。必须确保金融等虚拟经济领域的国家宏观调控,结合我国国情,有序稳步推进金融改革和转型,提高金融体系配置效率和稳定效率。从长远来看,从根本上降低中国金融风险的途径在于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坚决落实习近平总书记近期访豫的要求,坚决推进产业转型升级,加强自主创新,发展高端制造业和智能制造业,推动中国制造业和实体经济,推动中国经济由大到强,扎实实现“二百年”目标。

发展明斯基的思想前景和理论

要完善和发展明斯基的思想图景,我们首先应该认识到明斯基所谓的“华尔街图景”的局限性。尽管这幅画本质上是一种“货币生产经济”,整合了实体生产部门(投资)和货币金融部门(融资),并从其独特的现金流视角呈现出来,但明斯基在具体探索这幅画的宏观不稳定动态时,却把重点放在了金融部门,而忽略了实体部门的独立变化。事实上,虽然金融部门是一个典型的产生不稳定的部门,但它不是唯一的部门,实体部门在面临利润变化时也可能导致宏观不稳定。因此,我们需要在“货币生产经济”的整体图景中具体分析经济不稳定的过程和机制,并将其与制度分析有机地结合起来。一方面,当我国目前的货币金融体系不完善时,我们应该关注货币创造和运行的机制以及债务产生的典型动力。另一方面,要充分考虑我国独特的国情,分析各种投资主体的投资趋势和效率。基于这两个方面的结合,有可能更好地识别和理解导致中国经济不稳定的独特市场动态和过程。根据明斯基的逻辑,除了考察市场的这种内生不稳定性之外,还有必要研究阻碍和抑制内生不稳定性的制度安排,特别是各种政策干预。为此,我们需要理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下的“大政府”和“大银行”制度,深入研究它们对经济的影响和机制,包括抑制不稳定的积极作用和滋生新不稳定的消极作用。着眼于上述实体与金融、市场与政府的互动,从前景和技术的角度把中国作为“实验室”和“试验场”,深入研究中国独特的“明斯基动态”,不仅可以增进对中国现实经济问题的理解和解决,而且有助于拓展和丰富明斯基的思想和理论。

简而言之,在明斯基诞辰100周年之际,理解、运用和发展他的经济思想是对他最好的纪念。特别是在西方主流经济学仍处于反思和争论的过程中,有必要吸收和借鉴被西方主流经济学边缘化的学派的有益元素,为坚持马克思主义、丰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理论提供思想养分。

(本文是国家社会科学基金资助的青年项目“比较视野中的明斯基经济不稳定思想研究”(18cjl004)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

资料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作者:李莉

欢迎关注中国社会科学网微信公众号cssn_cn,了解更多学术信息。

 责任编辑: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