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汽车 |健康养生 |文化 |综合 |科技 |财经 |体育 |教育 |娱乐 |时事 |社会 |军事 |旅游 |国际

邮轮上的阴差阳错

2019-11-03 11:49:14  来源:匿名  浏览:4510次
我国著名诗人、作家、翻译家、社会活动家、散文家冰心的一篇篇脍炙人口的散文、诗歌和小说,为现当代各年龄段的读者熟稔于心。除了生之艰辛外,年轻的冰心还为死亡感到困惑。冰心在慨叹之余,便通过对死亡的诗意化想 ……

冰心和吴文藻1929年结婚时的照片

编者按

有了你,灯就亮了。《小橘色灯》、《送小读者》、《星星》和《泉水》...冰心是我国著名的诗人、作家、翻译家、社会活动家和散文家,他的通俗散文、诗歌和小说为各个年龄段的读者所熟知。冰心1900年10月5日出生于福建长乐。1999年,这位有着真挚爱情的老人去世了。在冰心逝世20周年之际,我们邀请了三位学者写文章来回顾冰心文学作品中所体现的广泛人性。

避免相思病。

穿上乔

走出明亮安静的房间。

明亮的月亮透过小路窥视。

枯枝-

在雪地里。

我又写满了我的相思病。

这首名为《相思》的诗是冰心唯一的爱情诗。

那是1925年12月12日晚上,当灯亮着的时候,正在美国学习的冰心正坐在韦尔斯利女子大学的图书馆里,翻阅着远方的一封信。看到文字,看到事物,想到人,薄薄的几页信纸,但它来回翻了几次,信的内容甚至已经记在心里了。通过这封信,写信人把他的相思病洒在信纸上。他亲密的语言和汹涌的感情不断冲击冰心最深处。

谁是深爱的人?

1923年8月,约克郡总统班轮将清华和焰炟的学生运送到美国,包括冰心。上船后不久,她想起了一个人:离开前,她的同学吴胡美写道,她的弟弟吴卓是清华大学的毕业生,将和冰心一起去美国,希望能照顾他。

上船后的第二天,冰心转向许地山,许地山也是闫达,请他帮忙在清华的男生中找到一个“吴先生”。这个美丽的女人有自己的生活,不敢忽视。许地山去清华男孩的小屋找了个人。不一会儿,许地山和吴先生一起来了。这位吴先生身材高大,五官端正,脸色白皙,眉毛呈星形,鼻梁笔直,戴着玳瑁边眼镜,嘴唇略厚,笑容可掬。他的书卷气正以温和的外表出现在他的脸上。

冰心和吴拥抱梅是好同学,冰心用吴姐姐的语气和吴先生互致问候:“昨晚休息得好吗?你晕船吗?”吴先生有点吃惊,回答说:“我昨晚休息得很好,没有晕船。”冰心看到吴先生的惊讶,说:“嗯,我收到你姐姐的信,说你也把这艘船带到了美国。让我来找你,在路上互相照顾。”

听了这话,吴先生更加困惑:他的两个姐妹中有一个只上过小学,另一个是文盲。他怎么能给这个美国学生写信?

吴先生问:“我不知道我姐姐什么时候给你写信的?”冰心也很困惑,说:“我几天前刚收到你姐姐从美国寄来的一封信……”吴先生什么也没说就明白了,不由自主地说:“对不起,你可能把我误认为别人了。我姐姐没有太多文化,也从未去过美国。”冰心听了,忍不住问:“你不是吴卓吗?”"我不是吴卓,我是吴文藻."吴先生的话一说完,他们俩就忍不住沉默了。冰心觉得更热。场面有些尴尬,空气似乎立刻凝固了。

许地山也是一脸无语,愣在了眼前。在冰心周围又大又方的凌涛打破了僵局,他说每个人都在同一条船上相遇是命运。让我们玩沙袋。结果,冰心和吴文藻笑着互相照顾。尴尬的气氛被一扫而空,他们把沙袋扔在甲板上。

这个游戏很累人,每个人都开始熟悉它了。看到吴文藻一直沉默寡言,冰心问他的情况:“吴先生,我想知道这次你去美国的哪所学校?你主修什么?”吴文藻诚实地回答,“我们毕业于清华大学的高等教育,这大约是美国大学的第二年。因此,我最后一个哥哥潘光丹建议我可以去新罕布什尔州汉诺威的达特茅斯学院学习社会学。”看着吴文藻郑重的回答,冰心忍不住笑了。

吴文藻也问:“那么,你呢?”冰心也认真地回答他:“我获得了波士顿韦尔斯利女子学院的奖学金。自然,我想学习文学。现在我想先选修一些19世纪英国诗人的课程。”《书虫》吴文藻学到了很多,并记得在他刚刚读过的一些书中,有几位著名的英美批评家对19世纪初英国著名诗人拜伦和雪莱的书进行了评论。他漫不经心地问冰心,“你读过一些英美著名评论家写的关于拜伦和雪莱的书吗?标题是……”

冰心对自己没有读过这些书,甚至从未听说过这些书感到暗暗吃惊。她有点脸红,坦率地承认,“我没有读过你提到的这些书。”

天性率直的吴文藻也感到震惊,直言不讳地说:“如果你学习文学,你从来没有读过这些书。你不应该。这次去美国学习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如果你不利用你在国外的时间去读更多的课外书籍,那么这次去美国将是浪费时间!”

吴文藻略带无理的言论深深伤害了冰心。从她记事起,她就因聪明和勤奋而受到别人的称赞。11岁的时候,她已经看了一整套“有声读物”。从来没有人对她说过这样的话,即使是最严厉的老师也没有!冰心直接看着吴文藻,他很肤浅,但在他眼里看到了自信和真诚。这让冰心审视自己,理智的天平偏向吴文藻。再看这个书呆子气的年轻人,我说不出他有多可爱。

冰心稍微调整了一下情绪。展颜微笑着真诚地对吴文藻说,“谢谢你的建议,吴先生。我一定会借此机会好好读一些书,我去美国是值得的。”当吴文藻在这里说话时,他感到突兀和不安。当他听到冰心如此开明时,他松了一口气,钦佩冰心的慷慨。他忍不住又看了看他面前的“冰心女士”:她美丽的脸庞、微红的脸颊、聪明的笑容和美丽的眼睛,但她也表现出了一个知识女性的自信和真诚。

与他们的四只眼睛相反,他们停下来,在对方的心里坐了一辈子。

这个安排的命运是如此奇妙,冰心和吴文藻从四只眼睛和相对的耳朵中相互确认,并从一个错误的熟人手中握了一辈子的手。62年后,吴文藻先于冰心去世。冰心泪流满面地写下了“我的老太太——吴文藻”,但她忍不住“责怪”吴文藻。用他一生的话来说,只有《吴文藻自传》中提到了这两个词:“也就是说,在去美国的船上,她遇见了谢冰心,并播下了友谊的种子。”

(作者:邱谭薇,冰心文学博物馆学术研究室主任、副研究馆员)

 责任编辑: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