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汽车 |健康养生 |文化 |综合 |科技 |财经 |体育 |教育 |娱乐 |时事 |社会 |军事 |旅游 |国际

共和国大使忆外交风云④丨沈允熬:中国与拉美形相远,心相近

2019-12-02 09:47:49  来源:匿名  浏览:2427次
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我国与拉美国家的外交关系一部艰辛开拓、长期积累、逐步发展的历史。毛主席等中央领导人集体接见参加晚会的各国代表团。1960年9月28日,古巴成为第一个与新中国正式建交的拉美国家。19 ……

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与拉美国家的外交关系经历了艰辛探索、长期积累和逐步发展的历史。自从我在外交学院学习西班牙语以来,我已经在拉丁美洲工作了很长时间,并有幸经历了中国和拉丁美洲关系中的一些重要时刻。

我很荣幸成为毛主席的翻译。

新中国成立后的头十年,没有一个拉美国家与中国建交。然而,我们的领导人非常重视私营部门的突破,并经常会见拉丁美洲各行各业的人。

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外国政要在1959年国庆十周年之际登上天安门讲台。左起:马滕、邓子恢、博德纳斯、甘乃夫、萨瓦兹基、邓小平、林彪、金日成、周恩来、苏塞洛夫、胡志明、毛泽东、赫鲁晓夫、刘少奇、诺沃特尼、朱德、曾德巴尔、宋庆龄、多比、董吴彼、谢虎、林曲波。(CGN军事地图)

在1959年国庆十周年之际,许多外国政治人物来到北京庆祝。从拉丁美洲来说,有许多国家的共产党领导人,包括巴西共产党帕特里斯总书记和阿根廷共产党科多比亚总书记,以及拉丁美洲友好团体的领导人。当时,我还在大学学习,暂时被中共国际部借调到玻利维亚共产党代表团担任翻译。因此,我有幸登上了天安门门。我第一次看到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等中国领导人,以及赫鲁晓夫、胡志明、金日成等外国政要在附近。

几个月后,我被阿盟中央委员会临时借调,接待一个拉美青年代表团访问中国。该小组由来自古巴、委内瑞拉、阿根廷和其他国家的青年团干部组成。1960年5月1日劳动节的晚上,这群人被邀请到天安门门观看烟火表演。毛主席和其他中央领导人接见了所有与会国家的代表团。外宾排队,慢慢地与毛主席和其他中国领导人握手。

毛主席会见埃内斯托·格瓦拉

当我把毛主席介绍给古巴客人卡洛斯·金塔纳(《青年起义者》杂志主编)时,毛主席说,“古巴,不是美国人!”1960年9月28日,古巴成为第一个与新中国建立正式外交关系的拉美国家。

不要忘记在雪地里帮忙的老朋友

1988年,我成为驻巴西大使,并结识了许多朋友。其中,一个既不是高官也不是富商,而是一个在我心中占据特殊地位的普通人——他就是律师索布拉·平托(Sobral Pinto)。当在巴西的九名中国员工遇到麻烦时,他理所当然地帮助了他们。

平托的律师在法庭上为九个人辩护。

那是1964年3月,巴西发生了一场右翼军事政变。九名在巴西从事贸易和新闻工作的中国人被政变当局逮捕和拘留,并被指控犯有虚假指控。我们国家曾经雇佣了两位著名的美国律师为我的九位同志辩护,但是政变当局无理拒绝了。在这种危险的情况下,时任巴西律师协会主席的平托挺身而出。当时,平托已经70多岁了,许多巴西进步人士要么被迫流亡,要么被政变当局拘留。然而,老人不顾自身安全,四处奔波,为营救我的九名工作人员进行谈判,承受着今天难以想象的艰难和风险。

当时,平托慷慨陈词:“我当律师已经50年了,迄今为止我从未见过如此毫无根据的陷害。你在九个中国人的头上提出的所谓罪证是我一生中听到或看到的最可耻的事情。这个案件的事实已经变得很清楚了。现在的问题不是你不知道如何判断,而是你不知道如何向你的上级解释。”

虽然我来这里已经20多年了,但中国人民不会忘记这位老律师。1989年2月,在我到达后不久,我去拜访了我一直钦佩的老人。平托一生大部分时间都住在里约热内卢。虽然它是一栋只有一扇门和一个庭院的两层建筑,但它不是高档住宅区。平托在那栋房子里住了50多年。虽然房子很宽敞,但已经失修很久了,门窗的油漆和墙面都斑驳了。客厅很简单,沙发弹簧失去了弹性。然而,当时95岁的平托仍然站在接待室门口迎接我们。虽然他又瘦又瘦,一头银发,但他仍然精神矍铄,头脑清晰,深邃的眼睛明亮。

1989年2月,沈芸熬夜看望95岁的平托律师

我向他介绍了他解救的九名同志的近况,以及中国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情况。他饶有兴趣地听着我的介绍,非常谦虚,不怎么谈论自己。告别时,我们送给他一个中国工艺瓷盘,以及一些荔枝罐头和茶,以示感谢。路易莎,老律师的儿媳妇,一直带我们到大楼的入口处。我真诚地对她说,我们非常尊敬这位老律师,现在他老了,作为朋友,如果他有什么困难,只要我们能帮忙,我们会尽最大努力帮忙。她对这位老律师和他的家人以后不再要求任何东西深表感谢。

1991年11月30日,平托律师在家人的陪伴下在家中平静地去世。他已经98岁了。当我听到这个坏消息时,我立即预订了从巴西利亚到里约的机票。事实上,那天我因为胃肠炎卧病在床,但为了最后一次见到这位老朋友,也为了向中国人民表示敬意,我还是去了。

巴西各界对老年人的生活评价很高。其中,巴西官方媒体评论道:“平托的死意味着一段历史的结束。多年来,平托一直是照亮国家良知的北斗七星。道德上,他是最后一个代表人类尊严价值观的巴西人。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价值观念已经被淡化了。没有平托,巴西就失去了一个榜样。这使得巴西在道德上更加贫穷。”

1986年7月3日,沈芸向阿根廷总统阿方辛递交了国书。

今天,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的33个国家中,中国已经与24个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中国与拉美国家的年双边贸易额从20世纪60年代的几亿美元增加到现在的3000多亿美元。回顾中国和拉丁美洲共同走过的道路,无论是基于历史传统还是展望未来,我们都有足够的理由保持和发展我们的友谊。

沈傲云,1937年出生于浙江,今年82岁。他于1960年毕业于西方外交部,同年进入外交部。前驻巴西、秘鲁、智利和阿根廷大使。

(本文中的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标签除外)

“共和国大使回忆外交形势”

新民晚报国际部制作

总体规划:魏伟

杜宇骜、梦姑、司徒汝珍拍摄

编者:杜宇骜和杨一帆

pc蛋蛋购买 姚记娱乐网 内蒙古11选5投注 贵州十一选五 澳门百家乐

 责任编辑: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