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汽车 |健康养生 |文化 |综合 |科技 |财经 |体育 |教育 |娱乐 |时事 |社会 |军事 |旅游 |国际

新e彩中奖 全球金融市场正持续动荡 替代性避险资产何处寻?

2020-01-11 16:59:18  来源:匿名  浏览:2306次
本报记者 陈植 上海报道全球金融市场正持续动荡。其中,内需拉动经济增长占比较高的新兴市场国家货币及金融资产再度受到青睐。“这已成为我们在美股剧烈动荡下跌期间最有效的避险交易策略。”更重要的是,垃圾债价格大跌进一步加重市场对美国经济衰退的担心,令美元持续丢失避险投资的光环效应。随着美元避险效应趋弱,张刚不得不寻找新的替代性避险投资品种。 ……

新e彩中奖 全球金融市场正持续动荡 替代性避险资产何处寻?

新e彩中奖,本报记者 陈植 上海报道

全球金融市场正持续动荡。一边是美股跌势不止,大跌两月已抹平年内涨幅;一边是原油创新高后跌幅超20%,再度开启暴跌模式。在此背景下,投资者开始寻找新的替代性避险投资品种。

其中,内需拉动经济增长占比较高的新兴市场国家货币及金融资产再度受到青睐。另外,传统的避险资产黄金价格有望突围,其在2019年有望迎来一波明显的反弹。不过,受加密货币监管压力增大以及比特币现金(BCH )硬分叉事件的影响,比特币在上周内大跌,并引发其他加密货币的大幅下挫。但值得注意的是,机构投资者对比特币的兴趣仍未减。(包芳鸣)

导读

“随着越来越多国际投行集体释放看跌美元的声音,不少对冲基金对美元的信心出现动摇。”

在11月20日美股原油大跌时,美国对冲基金经理张刚(化名)习惯性地加仓美元美债避险。

“这已成为我们在美股剧烈动荡下跌期间最有效的避险交易策略。”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但他担心,这种避险操作俨然趋向“强弩之末”。

究其原因,上周以来,越来越多国际投行不约而同地加入看跌美元阵营。

本周一,花旗银行发布最新报告称,随着美国财政政策对经济的提振效应持续减弱,以及美联储鹰派加息开始损及经济,明年美元将会走软。摩根士丹利外汇策略全球主管Hans Redeker则发布最新报告指出,随着通胀压力趋缓和油价下跌,加之信用利差扩大与美股下跌、美国主权债收益率开始下降,美元牛市可能已经结束,现在是时候卖出美元了。高盛则认为,明年美国经济成长速度放缓,可能与全球平均水准保持一致,令美元全线下跌。

“事实上,这些投行集体看跌美元的逻辑殊途同归——就是过去一年因特朗普经济政策营造的美国经济高增长与上市公司利润增加红利期即将终结,导致美国经济增长周期见顶,美元最终将成为美国经济衰退的牺牲品。” TS Lombard公司全球宏观部门主管Dario Perkins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一位美国银行机构外汇交易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这令越来越多对冲基金不再将美元美债视为最有效的避险投资港湾。

避险投资美元“风光不再”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最新数据显示,截至11月6日当周,美元投机性净多头头寸上涨至40282手,创下去年4月以来最高值。

“这也是我们在11月20日美股原油大跌期间依然加仓美元美债避险的主要原因之一。”张刚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在他看来,相比黄金,对冲基金之所以更愿将美元美债视为避险投资首选,一方面是当前美国经济一枝独秀局面,为美元保持强势上涨格局奠定良好的基础;另一方面美联储持续鹰派加息言论令美元获得阶段性的更大利差优势,助推美元指数获得新的上涨动能。

“但上周以来,随着越来越多国际投行集体释放看跌美元的声音,不少对冲基金对美元的信心出现动摇。”张刚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一方面美股持续大跌令美国经济增速放缓风险大增,正令美联储开始重新评估未来的加息步伐节奏,令美元开始失去美联储鹰派加息的“利好效应”,具体而言,在上周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明年美国经济增长可能面临阻力,政策制定者正在评估加息幅度和速度”之后,美国芝加哥证券交易所利率期货定价模型显示交易员押注美联储年底加息的几率从上周的75%,下滑至67%;另一方面特朗普经济政策带来的美国经济高增长与上市公司盈利增加红利期即将结束,令全球资金对美元资产的青睐度骤降,导致美元及美元资产正面临新的抛售压力。

National Alliance Securities国际固收业务负责人Andrew Brenner则认为,当前对冲基金之所以认为美元避险效应持续减弱,还在于美国垃圾债公司债的吸金能力大幅减弱。

彭博巴克莱美国垃圾债指数显示,10月以来美国垃圾债收益率累计涨幅超过100个基点,目前达到约7.2%,创下2016年6月以来新高值,这意味着持有大量美国高收益垃圾债套取低风险利差收益的海外投资机构正面临日益严峻的垃圾债价格下跌与投资亏损压力。

高盛数据最新显示,上周美国公司债投资收益约为-1.5%,为2016年初以来最差单周表现。

“这将导致越来越多海外机构纷纷撤离美国垃圾债市场,给美元构成更大的下跌压力。”他指出。更重要的是,垃圾债价格大跌进一步加重市场对美国经济衰退的担心,令美元持续丢失避险投资的光环效应。

新兴市场再成宠儿?

随着美元避险效应趋弱,张刚不得不寻找新的替代性避险投资品种。

“近期听说不少对冲基金同行开始加大新兴市场货币及金融资产的投资力度,因为他们认为经历过去大半年的剧烈抛售,很多新兴市场国家资产估值早已大幅低估,反而形成新的投资安全垫效应。”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美国投资研究机构Topdown Charts发布最新报告称,相比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而言,当前新兴市场整体股权风险溢价已经相当“便宜”,足以吸引大量全球投资机构加大配置力度,由此带动新兴市场货币很可能会出现一波明显的触底反弹行情。

不过张刚坦言,他所在的对冲基金内部对抄底新兴市场货币及金融资产依然心有余悸,原因是资本项贸易项双赤字、外债占比偏高、经济增长缺乏动能(没有配套的结构性经济改革措施)、政局不够稳定等因素依然令不少新兴市场国家金融资产与货币汇率很容易陷入风雨飘摇之中。

“目前基金投资委员会建议交易部门可以适度配置一些内需拉动经济增长占比较高的新兴市场国家货币及金融资产,比如印尼、印度、菲律宾、中国大陆等,因为内需拉动经济增长模式可以有效缓解油价上涨、全球贸易冲击升级等外部因素的负面冲击,令避险投资更有安全感。”张刚表示。不过鉴于整个对冲基金在新兴市场的投资占比上线不超过10%,因此将新兴市场货币替代美元作为避险投资首选的可能性并不高。

“这也是很多对冲基金与大型资产管理机构选择避险投资品种所面临的一大瓶颈。” Informa Financial Intelligence市场策略师Ryan Nauman向记者指出,此前也有对冲基金尝试调高新兴市场货币及金融资产的避险投资占比,但只要美股遭遇大跌,这些对冲基金投资委员会首先会考虑套现新兴市场资产,将资金回流欧美股市弥补杠杆投资组合的保证金缺口。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到,当前不少对冲基金正在重新研究是否加大日元的避险投资力度,一旦美国经济增速放缓与美股大跌导致大量日元利差交易离场回流日本,日元很可能迎来新的上涨趋势。

“问题是日本央行未必愿意看到避险投资潮涌触发日元持续上涨,导致日本重新陷入通缩与经济低增长困局,很可能会再度入市干预打压日元汇率,这也是对冲基金不敢让日元替代美元、成为避险投资首选的主要原因之一。”张刚指出。

(编辑:包芳鸣)

 责任编辑: 匿名